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法庭外。

那個剛開完侵害配偶權損害賠償民事庭的女律師,脫下了法袍,攤在靠牆的等候座椅上,跟一旁陪同見習開庭的新同事閒扯淡。

「我現在滿手的妨礙家庭告訴代理、侵害配偶權損害賠償還有離婚家事庭,總歸一句,都是外遇惹的禍。」看上去三十出頭,輕熟女,俐落的短髮,慧黠的雙眸,這外型是頗受家事事件當事人青睞的那一款。

新同事還是實習律師,所以法袍還不能上身,但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

「所以說,現在外遇是家常便飯嗎?」

「以我接觸到的案例似乎是這樣。」她撩了撩短髮,幹練中有著帥氣,走廊裡窗外飄來那陣秋風,吹起她額前的瀏海,讓人留下輕飄飄的幾許迷戀。

「那妳還敢結婚嗎?」小菜鳥巴著前輩,止不住地嘰嘰喳喳。

「我結婚絕不挑有錢人。」

「男人有錢就會變壞?」這評價,俗了。

「男人有錢就不老實。」這話似乎精確點。

「多有錢叫有錢呢?」

這小菜鳥像剛學會說話的孩子,有一連串煩死人不償命的問題。

「一個月賺三、四萬就夠了。」

這下剛剛我對她幻想的精明睿智可消失無蹤了。為了怕男人出軌,寧願他賺三四萬,遠比她的收入低多了?

「想搞鬼就有辦法搞鬼,住我樓上那對夫妻,兩個人每個月薪水都三四萬,一歲多的孩子請了個保母,由爸爸每天送過去保母家,就這樣跟保母搞婚外情。」

說話的是一旁等開庭的老媽媽,也不能說老,五、六十歲,正要開始黃金歲月呢!

我們大家都轉頭看她了。

「靠!男人真的都信不得嗎?」原來,女律師也還是女人。

「男人、女人都一樣。」老媽媽一副看盡世事的淡然。

「婆婆,怎樣才能找到不會外遇的男人?我是說,男人或女人。」小菜鳥盡責的幫大家發問。

「妳猜不到,只求真心對人,也對得起自己,其他都是緣分跟際遇,強求不得。」


我們都安靜了,那兩個即將為無數末路婚姻奮戰的女律師,和我,一個怎麼會坐在這裡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