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8年1月28日 星期日

律師娘直播說書《星星之火》


今晚(1/28 日)22:00要說的是本小說喔~《星星之火》
15歲的少女珍珠,和她從事藝術創作的單親媽媽蜜雅來到一個宛如烏托邦的城鎮震顫崗落腳,成為一直以來期許自己要慷慨而慈善的理查森太太的房客。理查森家有四個孩子,其中么女小伊,大家總說她瘋瘋癲癲、喜歡無事生非。

城裡一貫的安全平靜,被一件觸動大眾神經的領養女嬰監護權官司打破,理查森太太的好友---一對有權有勢的白人夫妻,即將領養一個華裔女嬰,孩子的生母是一位中國移民,雖然曾經拋棄寶寶,但現在想要討回來。

一場監護權官司之戰,造成了平靜小鎮居民立場的分裂。

出版社:悅知文化
作者:伍綺詩
生長於一個理工科氛圍濃厚的家庭,父親是美國太空總署的物理學家,母親是化學家,父母於六○年代時從香港移民至美國。具寫作天賦的她十歲便在兒童雜誌上發表首篇作品,當年收到的美金兩元稿費沒有被花掉,至今仍是她珍藏的紀念。

這是一本討論種族與階級的小說,同時也探討了家庭與母職。
作者希望,讀者看完這本書可以重新思考,在你的生活中,所謂的「善意」,真的是善意嗎?你的行為真的有符合你期許遵循的原則嗎?

故事主軸:

描述一個宛如烏托邦的城鎮震顫崗,觸目所及盡是美好,為避免發生不得體、不愉快,這裡每件能做及不能做的事情都受到規範,居民們相信,只要堅守「秩序」,就能創造桃花源。

這個小鎮,一切都在市政規劃中,一切都有規矩(據說靈感是作者的故鄉)
例如:垃圾桶不可以放在家門口,要藏在家後院,會有專人來收。
例如:沒有修剪草坪,市政府會派人代勞,然後收取費用
例如:連自己的房子漆的顏色都要受到規範。
總之這座城市的信條就,是所有的事情只要有規劃就避免發生不得體、不愉快的災難。


有一天,15歲的少女珍珠,和她從事藝術創作的單親媽媽蜜雅來到震顫崗落腳,成為一直以來期許自己要慷慨而慈善的理查森太太的房客。理查森家有四個孩子,其中么女小伊,大家總說她瘋瘋癲癲、喜歡無事生非。

理查森太太是記者、先生是個律師,蜜雅母女住的房子,是想行善的理查森太太自認的慈善事業,用低房租幫助善良卻沒有好際遇的人,並相信受幫助的人會感激她的善意。

理查森太太因為看上單親媽媽蜜雅是個談吐文雅的藝術家,女兒有禮貌又相當漂亮而租給她。

小說裡,描述單親母女經濟不穩定漂泊卻重視生活情趣的那一段很吸引我。媽媽窮盡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再生讓女兒過著樸實卻精神富裕、有美感、努力感受生活中每一份小小美好的日子,讓女兒珍珠的性格充滿詩意。

身邊有很多單親媽媽辛苦養家的故事,這一段讓我特別想分享給她們。

當珍珠接觸宛如完美家庭劇中的完美家庭理查森一家所產生的衝擊與憧憬,也描繪的很栩栩如生。

而當查理森家的孩子們看到珍珠與母親飄泊、無拘無束、不設限,卻重視品味美感的生活,也深深受到吸引。

兩家孩子們的接觸,讓彼此的人生開始產生變化。

故事的平靜從孩子們去參觀美術館看到蜜雅的照片而開始起了波瀾。這張照片是由過世的知名攝影大師所拍攝的,提供照片展覽的人是高價標到這張照片,再提供美術館展出,蜜雅的照片背後藏著什麼故事呢?

另一方面,理查森太太的好友無法生育的麥庫勒夫婦,領養了一個被母親遺留在消防局的女嬰,在蜜雅無意間得知後,懷疑是自己打工的餐廳,一個廣東來的女服務生碧碧,在被男友遺棄後生下小孩,舉目無親之下因為產後憂鬱症,把小孩留置在消防局的孩子。憂鬱症復原的碧碧,不記得孩子被她放到哪裡。

當蜜雅通知碧碧後,碧碧瘋狂的想見到自己的孩子,卻被麥庫勒夫婦拒絕了。

於是碧碧在蜜雅的幫助下,訴諸媒體輿論,並找到公益律師為她爭取監護權。

新聞記者報導:「領養是為了給沒家的孩子一個家,但如果孩子已經有家了呢?」

碧碧對鏡頭說:「我犯了錯,現在我有了工作,我的生活重新上了軌道,我想找回我的孩子。親生母親想要的孩子,他們沒有權利領養。孩子是屬於生母。」

領養女嬰的麥庫勒太太則是歷經了七次流產,最後一次甚至胎中女寶寶已經五個月大,卻自動停了心跳,引產時,是個像陶瓷般的女娃娃。

麥庫勒太太打算領養小孩的過程也一直都不順利,她甚至開始憎恨孕婦,嫉妒孩子生個沒完的朋友里查森太太,直到這個碧碧的女寶寶來到她們的生活,領養手續也即將完成,他們還幫女寶寶辦了生日派對。

對照在螢幕上哀求她把寶寶還給她的生母,誰有道理呢?

新聞媒體瘋狂報導,小鎮居民熱烈討論。

有人認為生母有權扶養自己的子女。
(有了愛,就算物質不充裕也能過得很好。她的收入足夠應付基本開銷:房租、食物、衣服。母愛與育兒花費如何相提並論?)
(這個孩子已經有媽媽了,孩子的血管裡流著她的血。她懷胎十月,感覺孩子在她的子宮裡踢打翻滾,歷經21個小時的產程,在產房裡勇敢承受劇痛,對著刺眼的燈光慘叫,聽到孩子的第一聲哭泣,她流下感動的淚水。)

有人認為拋棄子女的母親沒資格得到贖罪的機會。
(倘若監護權歸還碧碧,可想而知,她將是個忙於工作的單親媽媽,那她上班時誰照顧孩子?在有雙親的家中生長,而且其中一人不用工作,全天候養育孩子,這樣不是比讓孩子整天待在托兒所好嗎?更何況,同時有母親、父親的環境對孩子更好。)
(養育孩子將近一年的麥庫勒太太把孩子當作親生的一樣呵護付出,輿論所討論的種族融合,在愛中應該不是問題)

成為母親的條件是什麼?只是血緣嗎?還是愛呢?


在法律的程序上,碧碧透過公益律師的協助,暫時取得小孩的探視權,在公共場所,由社工陪同,每週兩小時,小孩則暫時由麥庫勒夫婦監護。

理查森太太護友,查理森先生甚至擔任麥庫勒夫婦的律師,蜜雅護生母,理查森太太的叛逆小女兒,則是站在生母那邊,跟自己的父母反抗。

理查森太太決定回敬傷害好友的蜜雅,挖掘出她不為人知的過去。誰叫要她害她的好友這麼痛苦,蜜雅拖著沒有爸爸的女兒居無定所,靠打零工維生,有資格教別人怎麼當一個媽媽嗎?她用她的髒手介入別人的事,無事生非,查理森太太心中的怒火開始爆發…..她要幫好友討回公道。

然而她挖掘秘密的行為,引發了的骨牌效應,蜜雅的秘密與監護權官司的結果,都相當精彩,這是一本很值得閱讀又引人入勝的小說。

只是,在理查森太太當面質疑蜜雅單親流浪的生活是否勝任母職時,當蜜雅說:「妳覺得很不自在對嗎?我猜妳大概無法想像,為什麼有人會選擇與妳不同的生活,為什麼有人不想要有大草坪的大房子、豪華汽車,坐辦公室上班,為什麼有人會做出與妳不同的選擇。妳很害怕,擔心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擔心自己是否放棄了妳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男人嗎?事業?還是整個人生?」她也陷入了沈思……..

最後溫暖而洞悉人性的蜜雅做了一件事,讓理查森一家人對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有了反思,很有梗喔!

來看律師娘直播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