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5日 星期二

新書推薦~深夜巴士

「天亮之前這段時間,大概是最黑的時候。而你,是那個在人生中的黑夜,將我送到黎明的人。」

打開「深夜巴士」這本書的時候,我其實沒有太明白為什麼出版社選中我作為本書的推薦人,但對於作者「伊吹有喜」同樣為法院學畢業的背景卻步上了作家一途,卻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後來細細閱讀以後,隨著故事情節的展開,我才懂出版社的用意。

故事簡介:
晚上十一點從新潟發車的深夜巴士會在清晨四點半抵達東京。穿過長長的隧道,原本下著雪的寒冷天空就會慢慢放晴,黑夜也會悄然褪盡,迎來風平浪靜的黎明。
搭上巴士的乘客,有傾盡積蓄送兒子到東京讀大學的單親媽媽、曾經紅極一時的搖滾歌手、想給情人驚喜的女子,進行人生最後巡禮的恩愛老夫婦.....他們等待巴士把大家載出漫長的黑夜。
駕駛深夜巴士的利一,與妻子美雪離婚後,遇見年輕的戀人志穗。在溫柔開朗的志穗身邊,他能毫無保留地放鬆,卻也不禁擔憂兩人的年齡差距,會束縛志穗的未來。
某個夜晚,憔悴的美雪搭上他的巴士。美雪一如記憶中纖細美麗,當年她為何拋下一雙兒女選擇離開?為何現在如此脆弱無助,面對利一時,又遺憾未了?

這是小說,我當然不能爆太多雷,但說說我覺得最動人的幾個場景吧!
===================
賺錢養家讓利一幾乎耗盡精力,不管母親或美雪,他都只會叫她們好好相處。決定離婚時美雪哭著說,她最難受的是整個家裡沒有一個人站在她那邊。
(這是男主角利一回想過去時的反省)
===================
她仰望著外面的燈光,想起自己的丈夫。
她跟丈夫因辦公室戀情而結婚,兒子六歲時兩人離婚了。剛開始對方還會定期支付扶養費,但等到丈夫再婚後金額就減少了。
後來,他的新家庭接連生了兩個女兒,第三個是兒子。她輾轉聽說,對方一心想要兒子,很努力做人。她聽了莫名生出一股怒火,主動告訴前夫不要扶養費了。
但是.....她低下頭來,鼻腔裡一陣酸楚。
(這是乘客單親媽媽的內心獨白)
====================
「爸你什麼都沒說,我問你為什麼跟媽離婚,你也不告訴我真正的理由。你只是一直告訴我們:媽不是討厭我們、不是我們害你們離婚。那到底是為什麼?再怎麼問,你從來就不回答。奶奶都說大人講話小孩別插嘴。對啊,小孩什麼都不懂。但是,我們也有我們想知道的事。」
(這是利一孩子的吶喊)
=====================
「那時候我都叫馬麻,她看到我們這麼害怕,就自己把故事往下編。這冰柱妻子雖然然融化了,但是隔年冬天她又回來跟男人一起開心生活,然後春天到了,她對男人說,謝謝你,再會了,又融化掉。冬天雖然又冷又辛苦,但是因為冰柱妻子會回來,男人一點也不難受。聽了以後,我們才安心閉上眼睛。但是有一天我微微睜開眼,卻看到媽在哭。我不知道她為什麼哭,可是從那之後,她經常一邊哄著彩菜睡覺、一邊哭。」「我們的冰柱妻子也是這麼說著,然後消失了。a’ bientot這句法文好像是再見的意思,彩菜不知道還記不記得媽媽那句話:『就算消失,總有一天我會再回來的。』聽起來讓人覺得很溫柔、很安心,但是自從那天走了之後,媽就沒有再回來過。」
(這是利一孩子的告白)
=============================
「那天夜裡,我把孩子們丟下的那一天.....你出去工作,你媽也出門了。怜司和彩菜正在睡覺。我....跟你媽大吵了一架,我趴在桌上不小心睡著,做了惡夢,後來被我自己的聲音驚醒。我不斷地叫喊求援。」
妳叫什麼?他問道。「媽媽。」美雪回答。
「我叫了好幾次,媽、媽。我心想,這種時候你已經不是我求救的對象了....一想到這裡,我就下定決心要離開這個地方,重新來過。我本來想帶孩子們離開,但沒有成功。回到娘家被我爸罵,連家門都不讓我進去。大半夜的,他開車把我送回美越。所謂走投無路,就是在說當時的我吧........」
(這是美雪與利一重逢時的傾訴)
===============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可以理解,為什麼出版社會找上我做推薦人吧!

有的愛要換了時空才能理解,有的痛要變了容顏才能化解。
其實,那個人在不同的地方,也活了同樣分量的歲月。

今晚分享的,有小小的憂傷,有小小的不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