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3月12日 星期六

新書導讀--審判



年前受邀幫一本新書撰寫導讀,本來看到書名想說大概是一般的法庭戲劇本,有關一件殺妻懸案,出版社可能因為我的法律背景,所以才邀請我撰寫,沒想到我一讀這本表面上是法庭戲的推理小說竟無法自己的一口氣把它讀完了。簡單的說,這齣看似審判謀殺案的戲碼,骨子裏其實審判的是婚姻。最重要的是,閱書的過程,大部分的人可能會覺得自己的婚姻活生生的被審判了。

透過被告審視自己陷入殺人嫌疑謎團的過程,層層抽絲剝繭了,自己的婚姻是怎麼走向這一步的。令人屏息的是,你會發現這條路上,居然狀似有自己的足跡。

是不是有一些些可能,你或妳也會走向男主角的這一步呢?
總之,這本書我是鐵定要收藏的。


以下是我現在本書的導讀,當然,非常非常推薦走入婚姻或即將走入婚姻的人一定要讀讀看。


純樸寧靜的柯本郡中埋沒的一顆亮眼珍珠——-美麗與知性兼具的歷史教授桑德琳驟逝,留下生命中唯一一個有理由謀殺她的人,她所稱具有反社會人格的丈夫,麥迪遜教授。

被害人(?)血中的異常物質、啟人疑竇的網頁搜尋紀錄、隱藏犯罪動機的醫療診斷報告、呼喚生命的遺書(?),隨著嫌疑犯麥迪遜教授的挑釁回覆,嚴密的搜查於焉展開,司法的齒輪開始運轉,絞刑架上的絞索影像逐漸鮮明。

自殺?

「桑德琳是否在我的冷嘲熱諷中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我不禁懷疑,她的突然起身走開,是否只是最初的小小幾步,直到走向最後.在她生命的最後幾週對我決絕的疏遠?」

去年白雪,如今安在?

謀殺?

「我在心裡盤算著,想到那最後一晚在黑暗中的桑德琳,我們對彼此說的那些說不出口的話,我要如何繼續我的生活呢?有些東西破裂了,有些東西粉碎了,經過那段最後的對話,我知道我們的婚姻就像那個桑德琳扔向我的白色小杯,無法修復....所以,為什麼要繼續下去呢?」

不滿、不貞、絕望的種子,早已悄悄萌生,動機逐漸湧現,檢察官像嗜血的鯊魚,聞腥而來,陪審席上的人們蠢蠢欲動。

陷害?

「仍在這片刻回憶退潮餘波中蕩漾的我,感到有什麼東西崩塌了,隨著鬆開的閘門湧出了一波波讓我膽戰心驚的疑問,這些問題讓我變得害怕每晚上床:桑德琳死的時候在想什麼?她赴死時是否依然確信我絕不會傷害她,始終未曾窺見我的罪刑本質?」

攻擊是最好的防守,或許,有罪的是她?

每個男人心中都存在著麥德遜,每個女人的靈魂深處都住著桑德琳,婚姻的起始都是美好,然而猜忌與懷疑剝去了糖衣,藏在層層包裹中的核心,在無數的考驗與檢核後,賸餘的是什麼?

就如同桑德琳一再重述的:真希望能找回所有的東西,雖然她的時間已迫在眉梢。

顯然在婚姻中要迷失是如此容易,即使他不曾忽略她的美麗,如同她不曾忘記他的善良,最終他們還是攜手步向懸崖,崖邊的落石滾落谷底,象徵他們可能的命運。

然而,喪失的希望在袍中藏著利劍,桑德琳如是說。

我們可能都曾在穿著盔甲的騎士面前,宣告騎士不會到來。

也可能在「是他」的肯定後,懷疑「他什麼也不是」。

就像桑德琳向女兒阿歷說的,「婚姻像一場拳擊賽。在第一回合到第十回合之間,雙方拼命互相揮拳,但是兩個人都抱著這樣的希望,等到鈴聲響起,平靜降臨,會發現奮鬥是值得的。所以你持續留在場中,想要撐到第十回合的鈴聲響起。」

結果呢?

「桑德琳的右手臂歇息在床單上,手指優美地握著那朵原本插在藏經閣一個小花瓶中的乾燥玫瑰花。唇點朱,頰飛紅,眼微睜,睡眼迷濛彷彿正在夢境徘徊。」

當最初與最終的畫面重疊時,答案已呼之欲出,只等待他的告白。

究竟是超完美的謀殺,還是求仁得仁的安息?是臨終的救贖還是徹底的毀滅?

鏡中所見,未必能反映出真實。

唯一可以確認的,這是一趟尋愛的旅程,婚姻的終極審判,你我都要面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