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3日 星期五

錯的是他,為什麼妳卻要折磨妳自己?

「錯的是他,為什麼妳卻要折磨妳自己?」

大律師此話一出,她的淚水立刻決堤。

他儘可以偷偷摸摸,何處沒有他犯規的場所,他卻把她帶回家。

女人,比你想像的還要敏感多了,床單殘留的氣味與痕跡,不需要CIA,她第一瞬間就發現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她從拒絕相信、接受事實、歇斯底里到悵然若失,來到這裡,幾乎剩下半個靈魂。

「都是因為我,他說,如果不是我讓他乏味,他不需要尋求新鮮感。」

他當女人是漁獲嗎?需要新鮮感,你有什麼資格進入婚姻?

她的臉上盡是這些日子千刀萬剮的痕跡,細紋爬上她的額頭,黯然的神色,從她的容顏開始延伸籠罩了她一身,彷彿黑暗降臨,看不到未來。

「不在乎會傷害妳的人,從來不值得妳手下留情。」

她竟然還在擔心,事情鬧大了,他會身敗名裂,從此無法東山再起。

「他說,除非我放棄剩餘財產分配,不帶走一毛錢,否則他不會離婚的。」

「所以你是為了這樣的男人在流淚?為了這樣的婚姻在捨不得?然後把自己折磨成這樣?」

她其實可以依舊美麗的,少了個消耗你的人,妳該去剪個新髮型,做做臉,迎接妳的新生活。

「妳卻在這裡留戀著妳錯誤的選擇。妳怎麼知道,換掉這個爛蘋果,張開的手,會迎接到什麼?」

她摸摸臉,破涕笑著自己的傻氣。


「下次見到我,我會煥然一新,折磨自己,不如折磨他,等我搜集好證據,即使這一戰輸了,我都要輸得漂亮。」

沒.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