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6月5日 星期五

「律師,拜託你們,救救我的孩子。」這聽起來像在急診室裡才聽的到的台詞,偶爾,也會出現在我們事務所。

回想和大律師經營事務所這幾個年頭,最深深刻印在我腦海中的幾幕,就是因為孩子涉案憂心忡忡的雙親的臉。我以前不相信會一夜白頭,直到有一次我親眼見到一位父親因為女兒涉入販毒案而在幾天之內從一頭烏黑的髮色,幾天後居然真的灰白了頭髮,也不只一次見到法庭裡坐在旁聽席上哭紅雙眼的母親。

教孩子多難啊!如果身為受害者雙親,還可以毫不顧忌釋放自己的悲傷,但身為加害者的雙親就很容易動輒得咎說什麼都錯。

他們握著我們的雙手,雙眸裡閃著強抑不肯留下的淚水,不知道還能拜託誰。

像醫師一般握著刀的律師們,卻有太多說不出口的不確定性。

我是懦弱的,一直不敢拿起那把手術刀,雖然如果披上那件律師袍,可以幫助當事人做很多事,但是卻也背負著當事人的原罪,擔負著當事人雙親的期待,是多麼沈重的責任。

即使如此,僅僅站在大律師的身旁,我仍然記得每一次的託付,沈甸甸的,始終放不下來。

孩子們啊!請你們謹慎的踏出每一步,踩錯了,父母比你們更痛、更著急,那慢慢的長夜裡,母親的啜泣、父親的嘆息,你如果聽見了,你怎麼忍心再錯一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