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5月31日 星期三

陪伴,可以不要來自來自伴侶嗎?

前幾天一位來事務所跟律師諮詢的當事人在辦公室看到我,怯生生地叫住了我。
「律師娘,妳還記得我嗎?」
我看了一下她,清麗的臉龐,掛著羞赧的笑意,然後.....我真的想不起來她是誰。

「我有參加妳前一陣子辦的一個活動。」
娘子軍創業市集、一人一菜創業小聚會、娘子軍創業共學講座....,以律師娘發起的女性成長活動為名,前一陣子我辦了不少的女性共學聚會,我一直覺得我辦的活動有著不同於其他講座的靈魂,就是「陪伴」以及自找麻煩(哈哈!)。

自此,我常常在臉書後台收到私訊,像這樣的:
「謝謝妳辦了這個活動,我認識好幾個很棒的朋友。」
「這麼好的活動可以多辦一些嗎?我得到了很多啟發。」
「那天參加活動之後,我開始想要...........」

結果,我本來想喘口氣的惰性,頓時又被熱情給燃燒殆盡。

就像昨天一時興起成立的線上直播「娘子軍讀書會」,發想就是前兩年出書出的興致勃勃時,總是有粉絲告訴我,這是她大學畢業以後唯一看過的一本書。我深深可以理解,女人在結婚生子以後,那種理想、自我就被一舉殲滅的慘況,其實,如果有伴,我相信有些女人也願意湊在一起,扮扮文青,說說自己的娘們意見,可是總是顧慮家裡這位那位的,就把這些想法擺到計畫後面的後面。然後,我就腦袋一轉,決定在線上直播,約女人們一起上線討論當次的選書,人抓住科技的尾巴跟著跑,絕對不是壞事,不要被科技綁架就好。

特別要聊到這次線上讀書會討論的書籍「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談的是中年夫妻在育兒責任結束之後,重新找回的自由,往往沒有讓彼此的婚姻生活過得更幸福,反倒是因為注意力都集中在對方身上,而開始爭吵不斷。社會趨勢總是走在台灣前方的日本,就因此發展出了「卒婚」這個名詞,來形容從婚姻(責任)中畢業的兩個人,開始了不同於過去的生活方式,或許是一個住鄉下、一個住都市,偶爾見個面;或許是太太卸下的家庭主婦的身份,開始發揮自己的才華,在全新的領域發光發熱,反倒是先生進入了半退休狀態,開始學習家務。這樣的巨大轉變,對已經習慣十幾二十年既有相處模式的夫妻是很大的挑戰,而作者發現,能走過這些難關的夫妻,多半具有幾個特徵:能夠坦誠討論彼此的需求、了解對方的性格、曾經為對方不計較的盡心付出、願意尊重對方想做的事情,不會硬把對方拉近自己的領域,而且雙方都有忍耐孤獨、讓自己開心的能力。

我對於書中一個丈夫住在東京、妻子住在金澤,一個月見沒幾次面,感情卻像情侶一樣的案例,特別有印象。其實,你有沒有想過,陪伴,不一定要來自伴侶,可以來自你具有熱情的事物、或你談得來的事業夥伴,如果能把伴侶當作心靈上扶持的家人,跳脫伴侶一定要一起做一樣的事情的窠臼,很多婚姻關係反而可以常保新鮮,歷久不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