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9日 星期日

那個孩子,其實是比任何人都渴望愛的,

那個孩子,其實是比任何人都渴望愛的,但是他也跟多數的人一樣,當自覺得到想要的東西,就跟中樂透的機率一樣低時,你會假裝,你是志在參加,不在得獎,然後不停的在內心說服自己,你根本沒有資格幻想這樣的喜悅。

「我根本不需要爸爸媽媽。沒有他們,我還不是活到這麼大了,誰說人一定要有父母親,只要有飯吃,都能長得像我這麼壯。」

他說得不假,國一的他,已經長得比律師還要高了,我站在他身邊,還得抬頭看他,我帶著激賞的眼神看著他的祖父,灰白的頭髮之下,是雙溫柔卻堅毅的眼睛,即使對於那孩子的假心話什麼都沒說,我也能從他眼裡讀出不捨與包容。

他就像個即將越過適婚年齡的熟女,言不由衷的說自己根本不想嫁,你能說什麼呢?本來不是他或她的錯,上天分配給每個人的缺憾本來就個個有份,不收下也不行,你只能選擇自己可以怎麼看待這份禮物。

這對祖孫,為什麼來到律師事務所呢?

「律師,我想要幫我的孫子聲請選任監護人。」

依民法第1089條第1項的規定,未成年子女的權利義務是由父母共同行使及負擔,但是如果親生父母都不能行使、負擔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或父母死亡而沒有用遺囑指定未成年子女的監護人,或有立下遺囑但指定的監護人不願意就任時,法院就會依:與未成年子女同居的祖父母、與未成年子女同居的兄姊、不與未成年子女同居的祖父母之順序來定監護人。這對律師事務所來說,是很常見的案例。

「孩子的父母呢?為什麼沒辦法照顧他?」

畢竟是向法院聲請選任監護權人事由的關鍵因素,律師即使明知在他面前討論這些無疑是扯著他心頭上的刺,也得單刀直入的問。

他的臉上第一瞬間出現的是,和他同年紀的青少年不缺的憤世嫉俗,或許更真確的說,是一種對大人世界說一套做一套的不屑,看來,絕對不是失怙喪母那類的親情悲劇。

「他爸爸在坐牢。」祖父說這話時,像是練習過了幾百次一樣自然,大概照顧這孩子的過程中,已經解釋到懶得再想藉口了。「毒品這東西染上了,少有能夠回頭的。」

為什麼從祖父的語氣裡,聽不到「我不會放棄你」的堅決?我以為父母的愛,是沒有條件與止境的,還是,愛與支持,並非會永遠並存呢?

「那他的母親呢?」我真的擔心,這樣的討論,對那孩子,是不是一種鞭笞。不過,以他這年紀,上了法庭,法官是不會少問兩句的,屆時這割肉刮骨的凌遲,才是血淋淋地在家事法庭上演。

祖父看了他一眼,像是在徵詢他的意見,我想,大概是因為不想在孩子面前編派他母親的不是。

「阿公說,我爸媽離婚的時候,約好我由爸爸單獨監護,之後媽媽也另外嫁人了,不方便常回來看我。」

其實,他真是個堅強又聰明的孩子,我猜想,他了解祖父是個淳良的人,對這幾乎曾是半個女兒的媳婦多說少說都不對,他挺身而出,還說了個漂亮又得體的答案。

「我大概了解狀況了,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71條第1項的規定,父母對兒童及少年疏於保護、照顧情節嚴重,兒童及少年或其最近尊親屬、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得請求法院宣告停止其親權或監護權之全部或一部,停止親權後,依民法第1094條第1項的規定,與未成年人同居的祖父就會是第一順位的法定監護人。我想,這應該是您想做的,把這孩子的法定代理人,從他的父親改成您,對嗎?」

「是啊!這孩子今年上國一了,大大小小的事都需要法定代理人決定,他父親老是找不到人,找到了也老是在勒戒所或是在監獄,而且我還想幫這孩子開個戶存點以後的教育基金,以免我哪天突然走了,身上的錢也是由他父親繼承,只會落得讓他買毒品用,唉......。」

那孩子開始對這些既定的事實失去耐心,掏出了手機玩遊戲,國一就有專用的智慧型手機,還是市面上最貴的那個牌子,可是,你也不忍苛責,這對祖父而言,已經是超乎他能力的親職管教了。

「的確,未成年人開戶也需要經過法定代理人同意,不過,如果您聲請選任您當他的監護人,他的母親會有意見嗎?」

「我媽說,無所謂,她反正也沒能力接我走。」頭也沒抬,忙亂的拇指,似乎更需要他的專注力。

「那我想,法院這邊就會傳孩子的母親過來表達一下意見,也可能會派社工訪視一下你們的家庭狀況,應該很快就會下裁定,選任您當孩子的監護人,以後你要幫他辦理一些事項,就可以由您單獨決定。」

「我就跟你說這很簡單,不需要問律師吧!」他收起手機,站起身來,眼神催促著祖父離開。

「你忘了說謝謝喔!」律師站起來第一次對他的不屑發下戰帖。

他愣了一下,伸出手來,握住律師的雙手:「謝謝大律師的幫忙。」一副加倍把禮貌補給你的逗趣樣。

「呵呵!有困難都可以來找律師幫忙。」律師被他這麼一逗,也無奈的鳴笛收兵。

對於律師多管閒事的這句話,他頭也沒回,只揮揮手,就拉著祖父閃進了電梯。

「目中無人的,這孩子以後的未來堪憂吧!」電梯門關上後,我撇撇嘴,不以為然的發表高見尋求律師的認同。

「那不見得,妳知道他剛剛滑手機在幹嘛?」

「能幹嘛?不是玩遊戲就是跟朋友傳LINE囉!」不然咧!

「他在上網查我說對不對,我瞄一眼就看到了。凡事問辜狗,妳連這都不懂嗎?他比他阿公還精明呢!妳還是操心妳自己吧!」

啥?當真?!


本文收錄自皇冠雜誌『律師娘講悄悄話』專欄
-------------------------
可道律師事務所
預約現場免費諮詢
(02)2976-1611
台北、台中、高雄辦公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