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11日 星期四

遠距家庭


~她

說好的幸福呢?他遠走他鄉,我留在原地,幸福還能延續嗎?
他說要走的那一刻,當然,我的心中吶喊著巨大的聲音,是千萬個不願意。所謂的一家人,不就是應該在一起嗎?分隔兩地,心能不越來越遠嗎?
只是,或許是一直以來一貫的守候吧!從我雙唇間迸出的卻是:「我支持你的決定。」說出來的不夠肯定,但做出來的卻比我心中的聲音更加的堅持。
即使,夜裡陪著孩子,夢卻總是帶著淚水,即使,陽光下孩子的笑靨也暖不了我心中寒冷的那個角落我。
我不知道值不值得,但或許一家人從現在起對我們而言,可以是一個新的定義,不是在一起,是用想念、等候、體諒、信任所交織一個全新而漫長的挑戰。

我相信,陪伴,只有有愛,還是不會消失。

~他

戰戰兢兢地說出了我的決定,坦白說,如果妳拒絕了,我就可以理所當然留在我舒適的小圈子裡,享受握在手裡的溫存。妳卻是我永遠的啦啦隊,微笑地送我遠行。我當然懂妳的溫柔,為了我,
堅強的先說再見,心疼的不只是妳即將面臨的孤單,還有妳肯定會暗地才流的眼淚。
我不是覺得家裡的潺潺溪流比不上外面的大江大海,也不是覺得,家人的情情愛愛比不上大丈夫的鴻鵠大志。
人生的叉路上,就是有一刻,你隱約知道,那條相對困難的路,才能帶著你和最重要的人,通往一個全新的境界。
謝謝妳放任我的冒險,謝謝妳無限期的等待,海外風雨再大再冷,有了你們越洋的聲訊,我就有能力挺住,乘著風,摘下最美的那顆星星給你們。

~她和他的他

這和我課本上學到的不一樣。
課本上的把拔每天都回家,每天都抱著馬麻和小孩,每天都和全家一起吃晚餐。
你們沒有問過我的選擇,如果問過我,我就會跟你們說這是不對的,課本上不是這麼說的。
可是,來不及了,把拔飛走了,而馬麻不知道,我常常看到她偷偷擦眼淚。
我常常問馬麻為什麼,她說的理由我卻從來沒有聽懂過。
為什麼把拔不能陪我過生日?
為什麼把拔要在那麼遠的地方賺錢?
為什麼我們不能一起去?
為什麼,我們家和別人不一樣?
後來,我不敢再問了,我知道,每次問完馬麻都要偷偷跑到另一個房間擦眼淚。
但是沒關係,後來的後來,我終於自己想出答案來了。
有的妖怪在很近的地方,有的妖怪在很遠的地方,把拔是比較厲害的英雄,所以可以去比較遠的地方打妖怪,我是比較厲害的小英雄,所以我可以留在馬麻身邊保護馬麻,這就是真正的故事,一個我和把拔馬麻一起說的故事,有一天,我們一定會翻到最後一頁,看到我們一起吃晚餐的那頁,而且是永遠永遠。

總是這樣

一顆心想把最美好的給最愛的人,
一顆心始終守護著最初的承諾,
一顆心不懂,但擦乾眼淚,夜夜等待。
三顆心很近很近,夢想卻好遠好遠。
有沒有一個選擇,成就三個人愛,承載著他們共同的未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