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他,就這樣走得無聲無息,連一個句號都沒有。

     「妳就是喜歡這樣異國風味。」朋友這樣笑她。她不否認,愛情,沒有特定的形狀,愛人湛藍眼睛,映出的她,水漾漾的,像置身在大海裡一樣。
      有人問過她後悔嗎?
      怎麼會?身旁的已婚女性,有的像夫家的外籍女傭,有的活在家暴的陰影裡,單身的,則感嘆的銜著愛情的鳥兒不停駐在她們的肩上。
       而她在五年前選擇了嫁給金髮碧眼的他,他的愛是瘋狂的,結婚的第一年,她臣服在他無止盡的狂想中,兩個人走遍山海,無數的夜裡,在不同的無人角落仰望美麗的星空。直到他燃盡了對她的好奇與想望,然後告訴她,兩個人分開的時候到了。
       她不接受,以為只要不簽字,總有一天,他對她的一切恩寵總會回來。
       然而,這樣的等待,在他的不告而別,斷然回鄉後,變得毫無意義。
      「該結束了,我準備好送他離開。」其實,他已經走了三年,全無音訊。
      「找兩個證人,單方訴請離婚,即使他都不來開庭,依我們承辦過的類似幾件案子,法官說的都是那幾句,婚姻係以夫妻共同生活為目的,夫妻雙方應以誠摯互信為基礎,相互扶持,共同建立和諧美滿之家庭,倘雙方因理念上之重大差異,事實上已經聚少離多,雙方誠摰互信之感情基礎,已經不復存在,依一般人之生活經驗,顯然難期修復,雙方共同生活的婚姻目的已經不能達成,應可認係民法第1052條第2 項所定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很簡單就會准許離婚之請求。」
     「不過判決的部分要經過公示送達跟登報。」我在大律師的說明後面補了一句。
       她沒細聽,從她無所謂的眼神其實都看得出來。
     「我沒後悔過。」她說。「即使短暫,女人就是知道,那叫愛情。」
       坦白說,我喜歡她眼裡的自在與灑脫,即使許多男人的民族主議會覺得她崇洋媚外。
      但我懂,是不是愛情,女人都知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