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

父母終究都會離開孩子,期盼當雛鳥展翅想望飛入雲霄時,底下的,不是灰燼,而是厚實的春泥。

我們在處理監護權的家事程序時,常常遇到離婚的父母雙方為了探視的方式、時間等等爭執不下,也很容易看到任親權的一方刁難另一方,譬如遲到十分鐘就不願讓對方探視。最辛苦的就是子女,為了表示對其中一方的忠誠,往往無法真實表達對另一方的思念或親情,最近一位好友律師分享了一件改定監護的法院裁定,案情主要是,離婚後未任親權的母親,與任親權的父親之間常常為了探視方式、時間而爭執,母親因此向法院聲請改定兩個女兒的監護權,最後的結果,法官是駁回了改定監護的聲請,但是明確訂立了一個母親探視女兒的方式,而法官也在裁定裡寫了一段,勸諭雙方父母的動人文字,在這裡分享給大家看。

法官提到:
當事人雙方的女兒曾向法院無奈表示,父母在離婚後的衝突從先前的婚姻生活轉而聚焦在她們身上。可見,在父母雙方心結始終未能有效化解或轉向下,將對彼此的仇恨、氣憤及怨懟,毫不考慮地投射在兩個女兒身上。兩個女兒一方面渴求父母雙方的關心,一面卻要接受父母的火爆或迂迴攻訐,選哪一邊都不是,不選也不是,更害怕不知道下一句話,會不會讓父母覺得受傷或是作為拿來指責他方的藉口,這些從來都不是女兒的本意,但在父母雙方的情緒勒索下(口口聲聲都愛著孩子,但孩子卻擔心受怕而難以敞開心房),兩個女兒在每一次的會面交往,不論前中後,確實承受相當壓力,進而引發焦慮、不安及委屈之情緒。寧願選擇將滿腹心酸告以僅有數面之緣的家事調查官,也同意讓未曾謀面的法官一窺其等的內心波瀾,卻要擔心這些內容,如果讓父母看了之後,是不是可能要大發雷霆,或會任意擷取片段引為攻擊對方的毀滅性武器。

紛爭總是會塵埃落定,如果本案的當事人父母在本事件的「勝負」之外,未能同情明瞭孩子所遭遇的困境、檢討自身的作法,並用心投入積極改變,實際結果恐怕是三輸,希望雙方應從遵守會面交往的方式及時間開始點滴實踐,儘可能地以孩子的立場給予關愛與包容,避免情緒勒索或轉嫁,如果能在現有的照顧框架下,互相諒解退讓,為孩子爭取最大的溫暖與安全,何嘗不是化危機予轉機。

最後,父母終究都會離開孩子,期盼當雛鳥展翅想望飛入雲霄時,底下的,不是灰燼,而是厚實的春泥。
(引用自嘉義地方法院106年家親聲字第23號家事裁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