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8年2月26日 星期一


年後至今,事務所尋求離婚的諮詢突然暴增,就連我的親朋好友裡,也好幾對夫妻因為婚姻亮起紅燈向我們求助,我跟大律師半開玩笑地說,難道,年後是離婚的高峰期嗎?

其實,應該也不能這麼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結縭多年,不會過個年就突然相見兩厭。或許是過完年,想要讓自己的人生有個全新的開始,所以才決定騰出手來解決這些事。

我問大律師,像我的土象星座性格是很不喜歡變動的,習慣跟熟悉的人相處,所以想像這些小孩都已經長大的伴侶,少說都有十年、八年歷史的,覺得一定有許多難以言喻、難以忍受的痛苦,才會決定要跟一個人分開吧!?

他說如果統計手上詢問離婚的案件,應該是以婆媳問題跟外遇問題為大宗,而後者可不限於男性外遇呢?

他說:「現在外遇比以前容易,以前的人可能生活圈比較封閉,不容易跟伴侶以外的人交流,現在網路通訊媒體、社群媒體盛行,很容易就跟不認識的人搭上線或跟認識的人文字來往就產生了情感與想像。」

我想,他的「臨床」觀察,肯定是相當有參考數據的。

這些諮詢當中多數是想先從離婚協議開始,談得成儘早了事,談不成就只好走進法院。其中還有好幾件則是詢問對方外遇了,可以請對方簽切結書嗎?哪些條款對自己比較有保障。

說實在的,我們都是一句話:「拿到現金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如果再犯的話,就賠償?元,其實只要脫產就好。
如果再犯的話,監護權歸對方,事實上法院不會參考這樣的條款。
如果再犯的話,就無條件離婚,法條本身就有離婚的事由,再犯本來就可以請求離婚,但條件一樣照法條走。

看過好幾次,在第一次外遇簽下切結書的一方,第二次外遇心就硬了,要保障真的要打鐵趁熱。


不過,話說回來,也看過一些回頭的伴侶,自此真的風平浪靜的,人生太長,不能一概而論。

還有一種我自己常看到想離婚的,沒有外遇、沒有婆媳問題,而是覺得和對方在一起人生並沒有加分。

小孩是我在顧,錢我賺我自己的,想玩得自己找樂子,也從來感覺不到對方的關心。

「那我跟對方結婚幹嘛?對方除了出了精子,我不知道他對婚姻貢獻了甚麼?」

那麼,大家究竟期待在婚姻中得到什麼呢?說是愛有沒有太抽象?
最近天下雜誌有一期的主題剛好是「找回愛的能力」。
主題說明是:
「這是一個愈來愈孤獨台灣。家庭結構出現翻天覆地的轉變,不婚、不育、不承諾,成為新常態。我們渴望與人連結,卻又沒有足夠的自信和安全感踏入關係。」討論了一個詞彙『愛無能』。

我特別喜歡其中巨大集團前執行長、捷安特品牌創始人羅祥安說的一句話:「男人,不是拿錢回家就算盡到責任了」內文裡提到太太曾經對於他忙碌於事業忽略家庭帶給她的孤獨。

其實,我覺得反過來想也是,當女人忙於家務孩子,有時候也要想想有沒有忽略了另一半在感性上的需求。

我們其實都常會用壓力與忙碌作為不給愛、不去愛的理由,但愛與生活需求,是婚姻的陽光與空氣,都是不可或缺的,缺其一,都有可能讓婚姻陷入危機。

關係,就是必須要有連結,才能維持,而這樣的連結,必須我們彼此建立彼此的存在感,讓對方感受到自己在婚姻中的必要存在,甚至,只要從一個簡單的擁抱開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